第146章 番外五 往事哪堪再回首

第146章 番外五 往事哪堪再回首

2019-10-27 07:36

  外面的风声太急,乍一听,像是草原上的风,恍恍惚惚中我好像回到 了西北,听到了马嘶声,惊起时,并没有烈马奔腾,只是寿皇殿外被禁锢 的风在悲鸣。

  自从雍正四年,我被革爵幽禁在景山寿皇殿,已经九年三个月没有碰 过马,这里也用不上马,我慢步走一圈寿皇殿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而一炷 香,在我年轻时,可以骑着骏马从敌人的营帐里走一圈,顺便带两颗脑袋 回来。

  那个时候,天下的好马任我挑选,我从不知道,有朝一日,我只能在 梦中才看到它们。那个时候,如果有人告诉我,我会在方寸宅院内幽禁十 年,我肯定会不屑地大笑。

  我们年轻时以为绝不能承受的,我们承受了;我们年轻时以为绝不会 失去的,我们失去了。

  他们说大哥因为被幽禁得太久,到后来常说胡话。我不知道如果我再 被幽禁十年,是不是也会变得疯狂。

  侍卫们把我捆缚押入寿皇殿时,我曾愤怒地砸破了大门,叫骂着要杀了老四。从那之后,我就只能用树枝做剑了。

  我大笑着一边舞树枝,一边唱道:“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去告诉老四吧,我就是依旧生龙活虎、气吞山河,我就是依旧怀念沙场驰骋、金戈铁马。

  一个老太监走到我身后,我没有理他,抚着树枝,唱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辛弃疾再不得志,也至少可以仗剑长歌,我却只能对着树枝长歌当哭。

  我依旧看着手中的树枝,老太监以为我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皇上昨儿夜里驾崩了,请十四爷换丧服。”

  树枝掉在地上,我呆呆站了很久,对着门外纵声大笑起来:“哈哈哈,你算尽一切,终究是没算过老天,十三年,那个位置你才坐了十三年!”

  太监们冲上来,有的抱腰,有的拉腿,把我往屋里拽。自从被幽禁在此,在他们眼中,我早已经不是大清朝尊贵的皇子、英勇的大将军王,我只是个让他们时刻担心会拖累他们被砍头的可怜虫。

  虽然被幽禁了九年,可自小马背上练下的功夫并未被丢下,我用了点儿力气,就甩开了他们。

  他们痛哭流涕地跪下,哀求着我换衣服,外面也有哀哭声传来。在众人的哭声中,我好像渐渐地真正意识到,他,大清朝的皇帝,我一母同胞的亲哥哥,死了!

  我把太监们都踢了出去,不管怎么说,老四死了,都值得饮酒庆祝。我熬了这么多年,不就是想看到这一天吗?

  第二杯敬给八哥,第三杯敬给九哥……八哥、九哥,老四去地下见你们了,他没有臣子,没有帮手了,你们见到他可以好好揍他。哦,不对,老十三也在地下,他肯定还是要帮老四,还有若曦……

  “若曦,你也喝一杯。我没做到答应你的事,你的骨灰被老四夺去了,他不肯撒到风里……你的金钗也被老四夺去了,他不还给我……他夺 走了我们的一切……他什么都夺走了……”

  一边舞剑,一边大声吟诗:“付金钗,平斗酒,未许解携纤手…… 若使秦楼美人见,还应一为拔金钗……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 钗……”

  忽然之间,在监视中,坚持了十一年的清晨舞剑,变得索然无味,我 呆呆地拿着树枝,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觉得疲惫不堪,好似一直支撑 着我的力量全消失了。

  我慢慢地换上了丧服。大哥、二哥、三哥、八哥、九哥死时,他都没 有允许我服丧,这一次,我一起穿了吧。

  我依旧喝着酒,没有下跪,更没有接旨的意思,他生前我都不尊他, 难道他死后我倒要跪了?大不了就是一杯毒酒。

  我刚听到前半句,就气得砸了杯子,压根儿没听到他后半句说什么。 高无庸一刻不敢停留地向外走。我追了出去,太监们在门口组成人盾拦住 我。我是被幽禁的人,哪里有自由?高无庸也不再是皇帝面前的大太监, 行事怎么能不鬼祟?

  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年号雍正,庙号世宗,谥号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睿圣大孝至诚宪皇帝。

  那时我五岁,额娘喂我喝羊奶,四哥来给额娘请安,带了一份他写的字,额娘刚想看,我打翻了羊奶,额娘再顾不上四哥,一边顺手用纸去吸小桌子上的羊奶,一边柔声软语地哄我。四哥沉默地坐着,轻轻地把被羊奶浸透的字稿收到了袖中。

  我盯着他,不说话。他说:“会写自个儿的名字了吗?知道吗,我们的名字发音一样。”他看看四周,见无人注意,用手指蘸了茶水,在小桌子上一笔一画地写下:胤禛,胤祯。四哥指着一上一下挨在一起的名字,笑眯眯地说:“这是我的名字,这是你的名字,发音一样。”我盯着看了一会儿,明明羡慕,却不屑地说:“你的字写得也很一般嘛!先生不过是因为贵妃娘娘才老夸你。”手胡乱一抹,把字抹花,跳下炕,大叫着“额娘”,咚咚地跑走了。

  我不知道我哭的是额娘宫中那个十五岁的四哥,还是随着世宗皇帝驾崩而消逝的我的一生。

  我在寿皇殿的门槛前站了一瞬,才跨过了那道门槛。十年前,我被押着进了寿皇殿,十年后,我自己跨出了寿皇殿。

  我仔细地端详着他,这是老四的儿子,我却没有从他的眉目间看到老四的影子,我说不出是遗憾还是放心。

  我知道不能让帝王猜不透臣子的心思,主动解释说:“臣已经十年没 有骑过马。”十三年来,所有人都骂我糊涂愚蠢,他们不知道我不是不懂 权谋机变,也不是不懂帝王之威,我只是不愿向他低头。

  雍正是个抠门儿的皇帝,他没有在北京城大兴土木,所以,北京城几 乎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个我熟悉的北京城。

  我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当年千金裘、五花马、仗剑而歌的酒家,也能看 到和九哥去喝酒戏耍的风月楼,还有八哥和江南文人们相聚的茶肆。

  元宵灯节,我领着一群走马斗鹰、轻狂傲慢的五陵少年,来这里饮酒 看灯,遇到了十三哥和若曦,还有那个清倌绿芜。

  身后的男子不满地用马鞭搡了我一下:“喂,你在看什么?仔细大爷 挖了你的眼睛,还不滚!”举起马鞭,作势要打。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小说步步惊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顶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步步惊心最新章节。新报跑狗玄机图高手解www.985hm.com

香港挂牌| 管家婆跑狗图玄机| 香港免费资料大全2019| 一肖中特公开资料大全| 真道人玄机图| 香港六和彩开将| 彩图信封心水公开图图片| 跑狗新一博彩论坛| 黄大仙救世网免费资料 图库|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救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