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七章 推手隐现

第四二七章 推手隐现

2019-10-08 06:38

  现场报码直播现场直播“大统之争,向来令人讳忌莫名,可在如今,天下藩镇齐聚京师,还有点争先恐后的味道,这倒是亘古未有的罕见事。”

  一言方尽,关云长放下酒樽,眯着双眸接着道:“更耐人寻味的是,阉人和朝臣,这对历来都是死对头的冤家,竟然在这次事件中,难得的站到了一起,真让人不可思议。”

  继而,他又悠悠地开口道:“据韩某所知,河南朱全忠、沧州王处存、邠宁王重盈等人,都和朝中的数位重臣,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新晋江南西道节度使王月瑶,以及西川王建、鄜延朱枚等人,都是内宦阉人,一手捧起来的地方大员。”

  “或许在普通人卡看来,这次昆明湖会猎天下,是吉王李保、与寿王李杰为上位皇太弟,而引发的争斗。”

  “可是,依韩某看来,这应该是阉宦与朝臣之间的争斗才对。”韩雉望着朱璃,一脸认真的坦诚道。

  引天下藩镇,会猎昆明池,乃是朝中群臣和阉宦,同时做出的决定,韩雉有这样的推测,显然十分有道理。

  听了关、韩之言,朱璃一脸肃然,并没有什么表示,而是平静地开口道:“前任十军兼容使田令孜,曾是西川王建的干爹;鄜延朱枚,朱某可以确定,对方绝对是秘书监的人。”

  “至于王月瑶,她是由秘书监力荐,才走马上任江南西道总管的;由此可以推出,王月瑶在朝中的后台,必是秘书监无疑。”

  “以刘行深为首的秘书监,召集天下藩镇,极有可能,是在聚拢自己的实力,意图不轨。”一言未尽,朱璃又接着道:“河南朱全忠,乃是草军出身,当初叛齐投唐,就是王重荣接纳他的。”

  “据朱某所知,当时在场的人,还有阉人杨复光,一个试图杀掉朱全忠的阉宦;多亏了王重荣从中说和,朱全忠这才免去了杀身之祸。”

  “再加上,朱某曾在王屋县,摆了朱全忠一道;迫使阉人王仲先,不断地刻意针对于他,如此一来,朱全忠绝对不可能倒向阉宦,他最大的可能,就是和朝中的一些重臣,坑壑一气。”

  “至于邠宁王重盈,他的弟弟王重荣,就曾和田令孜交恶;现在,虽然王重荣因为兵进同州,而被杀身死,可毕竟因为王重荣的关系,让他和阉宦有了龌龊,这个人,也只有倒向朝臣一方了。”

  “至于沧州王处存,生于官宦之家的他,极有可能依附杨复恭,他应该也属于朝臣一派。”

  “如今,阉宦两分,一个是以刘行深为首的阉宦,他们代表着秘书监,支持吉王李保;而像杨复恭这样能征惯战的军方代表,则是支持寿王李杰。”

  “刘行深和杨复恭,同时向天下藩镇发出邀请,这只能证明一件事,在某种程度上,这两位阉人,达成了某种共识。”。

  “共识?”韩雉亦是呢喃有声,神色肃然,“那将军认为,他们二人,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了呢?”

  朱璃闻言,看了韩雉、关云长一眼,朗然道:“西汉末年,袁绍意欲铲除大将军何进,以及朝中阉宦,就曾向大将军何进进言,召天下诸侯,清除阉党,这才有了后来的十八路诸侯,讨董的戏码。”

  朱璃虽未明言,但话中之意,赫然点明,二十二路藩镇,啸聚长安,必然是有人暗中推动的结果。

  而那暗中推动这件事的人,必然有着极大的野心;不是想要祸乱这大唐江山,就是要借机铲除掉某些人。

  对于袁绍这个人,活了两世的关云长,倒是绝不陌生,一经朱璃提醒,他就立刻惊疑道:“将军,那若要以将军之见,能否推测出,是谁在暗中捣鬼呢?”

  朱璃闻言,眉头微皱,可不等他回应,韩雉就略有所思地开口道:“这样看来,这暗中捣鬼之人,必然与刘行深,或者杨复恭关系匪浅。”

  继而,他又转向关云长,询问道:“关兄,周然是不是有个夫人,名叫李文旖?”

  “不错,她还是龙鹄宫,李大宫主的师妹?”关云长闻言,立刻肯定地应道,继而,他就转头看了李天府一眼。

  “不错,文旖正是我家师妹,不知将军怎么想起了属下的师妹了呢?”李天府疑惑道。

  朱璃闻言,正视着李天府,肃然道:“据鬼卫调查,李文旖曾经,给一个名叫李法主的人效过力。”

  “呃。”正在同小媳妇鱼翠微你侬我侬的周然,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就茫然地抬起头来,脸上还留存在,一抹余意未尽的情欲。

  “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将军叫你,你都没听见吗?”一见自己宝贝徒弟,那满脸迷惑的神情,关云长就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向着周然呵斥道。

  一见师傅发火,周然连忙脑袋一缩,不等关云长继续斥责,他就连忙满脸尴尬地望向朱璃,询问道:“将军,是你在叫属下吗?”

  “不错。”朱璃嘴角勾起了一抹莞尔,当初,他失忆的时候,就曾和这货待过一段时间,自然知道对方的脾性,因此也不见怪。

  径直道:“你的这位夫人,应该叫鱼翠微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也曾效力于秘书监的刘行深,对吗?”

  一见朱璃扒出了鱼翠微的老底,无论是周然、还是鱼翠微,脸色都瞬间变幻了一下,会不会是秋后算账来了呢。

  一念萌生,周然就连忙开口道:“将军,我家媳妇,以前是给刘行深那个老混蛋卖过命。”

  “即便以往有什么过错,将军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俺老,呃,俺小周的面子上,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算了呢?”

  一言未尽,周然不等朱璃回应,又立刻接着道:“将军,咋俩什么关系啊,那是一起扛过枪的战友啊,我媳妇,可是你弟妹啊,你千万要网开一面啊。”

  一看对方急吼吼的样子,朱璃有点哭笑不得,这关系都拉到自己的脑门上来了,果然还是那个小轱辘,一点都没变。

  话说,他们两个虽然是战友,可周然这家伙,在那段曾经的岁月中,连朱璃的糖葫芦都骗,甚至还怂恿朱璃,去砍人家段段酋迁的脑袋,这算什么交情呢?

  朱璃最终,虽然没有砍掉段酋迁的人头,但还是砍死了郑买嗣;可当郑买嗣的人头到手后,周然这家伙,立刻就把郑买嗣的人给头抱走了,跑去向尉迟槿请功去了,哪里还有朱璃什么事。

  一句话,周然这家伙,打架的时候,就是“将军你上。”抢功劳的时候,就是“将军我来”,着实没少坑朱璃。

  不过,那段阅历,虽然是朱璃失忆那段时间发生的,但毫无疑问,那段时间,也是朱璃来到唐末,最快乐的时光,尤其是周然相处的日子,给他带来了莫大的乐趣。

  想到曾经的一幕,朱璃不禁有些莞尔,开口道:“你急个什么劲,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谁都能听出,这是一种平等对话的口气;可见,这位河朔大将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好相与,他对周然的态度,和说话的语气,就能看出来。

  朱璃来自后世,受到后世的教育,即便是他的麾下,除了公务,他也很少趾高气扬的;虽然作为河朔一方的麾下,大家都从心底都十分敬畏他,可他真的很少摆架子。

  对于自来熟的周然,而且不管怎么说,他们二人,确实有着过命的交情,自然就更加随意了。

  “呃,好吧,你说。”周然显然没拿自己当外人,眨了眨小眼睛,大大咧咧地道。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位鱼翠微,也就是周三夫人,也曾替李法主卖过命,是吗?”朱璃转头看向鱼翠微,认真地问道。

  面对朱璃的询问,鱼翠微神情有点茫然,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朱璃口中的李法主,到底是谁。

  而跪坐在一旁的关云长却神情一动,立刻开口道:“将军,我这位徒媳,曾为一位黑袍李公的人,做过事情。”

  “不错,黑袍李公,真名就叫李法主,而且,他现在正在江南西道王月瑶的麾下效力。”朱璃一脸认真地陈述道。

  “黑袍李公,李法主?黑袍李公,就是李法主!......”一听朱璃回答得这么肯定,跪坐在关云长身旁的李天府,神情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

  这位龙鹄宮的大宫主,一边咬牙切齿地念叨着李法主的名称,一边眸生凶光,一副要将“李法主”这三个字,牢牢地铭刻在心头上的样子,看得周围众人,一阵愕然。

  而李天府身边的查书尘,一见自家阿郎如此悲愤,就连忙凑了上去,伸出纤纤玉臂,不断地轻抚着李天府的背部,并温柔地注视着这位良人,以示安慰。

  对于李天府的失态,朱璃虽然疑惑,却并没有过问,而是继续道:“鱼娘子,也就是周三夫人,以前既然是秘书监的人,却在不知不觉之中,为李法主做起事来。”

  “在加上李文旖,也就是周二夫人,身为龙鹄宮的一位宫主,竟然也在不知不觉间,就为李法主做起事来。”

  “从这两件事,诸位就没有看出点什么吗?”朱璃环顾了一圈众人,一脸严肃地询问道。

  其实,他还有一件事没说,那就是李法主,竟然劫持了王月瑶,而且转眼之间,就将对方捧上了一方大员的位置,可见其人的能量,是多么的巨大。

  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大唐朝中的秘书监,一定有李法主的人;如若不然,就就说明,整个秘书监,已经在不会不觉中,成了李法主的一颗棋子了。

  而这次,啸聚天下藩镇,齐聚长安,李法主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背后的推手,

  “将军是怀疑这个李法主,才是推动此次春搜之事的背后推手?”韩信不愧是军神,智慧果然不同凡响,瞬间就猜到了朱璃的心思。

  “不错。”关云长和韩雉,虽然贵为一方节度使,可是,再怎么说,他们都是朱璃的麾下,朱璃自然不会隐瞒他们。

  “朝堂势力、江湖势力,全都能为李法主一人所用;如果说这次事件,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那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反正,朱某是不信的。”

  韩雉、关云长等人闻言,尽皆一脸凝重,少顷,韩雉又提出了质疑道:“从将军刚才的分析,属下可以断定,以刘行深为首的阉党,必然和这个叫做李法主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若李法主是这次事件的幕后推手,刘行深号召天下藩镇入京,就能说得通了;可是,令属下不解的是,以杨复恭为首的朝臣,为什么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香港挂牌| 管家婆跑狗图玄机| 香港免费资料大全2019| 一肖中特公开资料大全| 真道人玄机图| 香港六和彩开将| 彩图信封心水公开图图片| 跑狗新一博彩论坛| 黄大仙救世网免费资料 图库|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救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