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二章 竟猎之射猎人选

第四三二章 竟猎之射猎人选

2019-10-10 06:18

  笔趣阁穿越小说山海横流 第四三二章 竟猎之射猎人选

  所以,田猎作为一项军事活动,也是有讲究的;若是双方竟猎,猎物中一旦发现有怀孕的母兽,不管你猎取多少,都算输。

  这种不成惯例的传统,也是先民对于自然界中,所有母亲的敬重;当然,科学一点来说,是对万物繁衍的保护。

  百官聚首、藩镇汇聚,大唐朝廷举办的这项、名为春搜的军事活动,也拉开了序幕。

  顶着刘行深名头的杨思勖,这位颤颤巍巍的老太监,一见藩镇都已到齐,就立刻长身而起,凝气朗声道:“诸为臣公、诸位将军。”

  “常言道,国之盛,在于富民;国之强,在于强军;而田猎活动,正是对久历军伍的将士,一次真刀实箭的实战考验。”

  “它不仅能促进将校协同、还能考验出将士们的勇武程度;所以,这项活动,在大唐立国以来,一直都未曾中断。”

  “这次春搜,恰有吉王、和寿王两位殿下,竟猎于昆明池,以逐皇太弟之位;诸位将军、列位臣公,也早已选择了自己要支持的一方,那么,老奴在此宣布,春搜正式开启。”

  杨思勖话音刚落,就听到轰鸣的礼炮,破空轰响;继而,就有无数位的宫女,穿花蝴蝶一般地翩然而出。

  她们排成一条条蜿蜒曲折的长队,犹如一条条簪花般的长龙似的,袅袅向着端坐的朝臣、藩镇大员走去。

  这些宫女,无一不是身段妖娆、婀娜多姿的俏娘子;但她们无一例外,手中全都端着一块茶盘,盘中摆放着酒水,显然是要送给百官、以及藩镇大员的。

  继而,又有数名伶人,摇曳着奔放、豪迈的舞姿,涌上了高台中间,不急不缓地跳起了舞来;舞姿雄浑,一如沙场健儿,驰骋在千军万马之中一般。

  有歌铿锵,由低沉、逐渐嘹亮,继而雄浑浩荡了起来;大有细流涓涓、百汇入海,化作滚滚浪涛,席卷长空的态势。

  歌声豪壮,隐有金戈铁马之概,唱出了田猎中的男儿,策马夜狩、星夜追虎的豪壮之气。

  就在这美酒猎歌之中,位于上首的杨思勖,继续开口道:“春搜,是我们唐人的传统,也是考验军伍健儿的活动;这次春搜,我们的第一场考验,就是射猎。”

  “各位总管、各位都督,诸位每人,都可派出一支猎队,参与竟猎;人数为一伍之数,时限为三天。”

  “现在,就以伶人的猎歌为限,诸位要在歌声未歇之际,甄选出参赛的队员,现在就开始吧。”杨思勖老眼耷拉,一脸漠然地给出了要求。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纠结于感情的苦恼中,并没有刻意去询问过相关事宜,临到出场,方才有所警觉。

  杨思勖话音刚落,他就突然发现,这个所谓的竟猎,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一听到杨思勖的要求,列位藩镇尽皆一脸肃穆,倒是让朱璃心下一凛,难道这个田猎,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有了这个疑惑,他就腆着脸,转头看向了尉迟槿,轻咳一声道:“槿,呃,尉迟总管,你我同为寿王的支持者,朱某却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向尊驾请教一下?”

  突然听到朱璃的声音,她就一脸不耐地望了过来,毫不客气地道:“朱大将军,不知有何见教,先声明,你的问题,我并不一定能够回答得出。”

  望着对方那不耐的表情,以及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朱璃眼神一黯,老脸发热;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尉迟总管说笑了,朱某只是觉得,这田猎无非就是走马射猎,派出几个骑射好的将士,出猎参赛不就行了,可为什么每个人的神色,都是那么凝重呢?”

  声音未落,朱璃就一脸期翼地望向了尉迟槿;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些藩镇大员,到底在担心着什么。

  可是,迎着他的目光,尉迟槿的俏颜,瞬间三变,先由白变红,那是涨的;继而又由红变紫,那是憋的。

  不过,好在朱璃这个问题,是咨询她,若是问别人,别人一定会认为,这是朱璃在考较他们;毕竟,对于任何一位地地道道的唐人来说,这就是常识啊。

  好在尉迟槿对于朱璃,还是比较了解的;她知道对方这个人,说他白痴吧,可是在很多重要的事情上,他考虑得更加长远,也更加深刻,是很多人拍马也难以企及的。

  可若说他厉害吧,可是很多常识性的基本问题,这家伙竟然一无所知;望着对方那一副求知宝宝的神情,尉迟槿不知怎么的,心突然又软了下来。

  虽说她现在对朱璃十分敌视,可她也见不得对方,被别人当成白痴,于是长叹一声,开口道:“将军怕是还不知道普通的田猎,与竟猎的区别吧。”

  “普通的田猎,参与捕猎的将士,可以张网以待、可以纵火驱猎、也可以策马游猎;但竟猎,却有所不同。”

  “简而言之,在竟猎中,除了以上的手段,还有一条不是规则的规则;那就是,除了你自己的猎队成员以外,其他的参赛者,皆可入猎。”

  “还有,自大唐建国以来,在竟猎之中,一伍人马,只能有一名将军职衔的大将统帅;佐将限制一人,其余之人,皆以壮士充之。”

  “若想以这样的阵容,击败所有的竟猎对手,拔得头筹,十分困难;这也是他们不得不慎重考虑的原因。”

  在他的理解中,这就是大乱战啊,不但要射杀猎物,有时候还要去打劫别人;当然,也要时刻防备着别人前来打劫,其残酷程度,不言而喻。

  说话的功夫,其他藩镇,似乎都已经挑选出了合适的人选;而给朱璃解释其中利弊的尉迟槿,话音刚落,也忙着去点将选兵去了。

  在跟随朱璃南下的人中,若要论到统帅之才,相信没有人能比岳鹏举,这位在历史上,有着岳武穆之誉的岳飞,更加合高明了。

  主将选定,就是佐将,对于佐将,朱璃一方尤其不缺;可即便这样,朱璃还是犯难了。

  一伍人马,只有十人,那么担当斥候的人,最多只能有两个人,多了就会降低整伍人马的战力。

  这一、两个斥候,不但要时刻掌握着其他人的动向,还要及时地将消息传到己方,无论是侦查、传递,都需要绝高的身手,以及敏锐的洞察力。绝非一般人可兼任的。

  这样的高手,朱璃身边不是没有,而是职位太过高了;弈江南、李孤峰这两位师兄弟,其实都是最合适的人选,以他们自然境的修为,必然能够兼顾侦查、和及时传讯。

  可是,他们一个是鬼卫大统领,一个是鬼卫统领,都是领着将军职衔的将官,可以为将,但用来充当斥候,那就大材小用了,显然不合适。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温婉之音,突然传了过来:“属下拜见将军,将军可是在为斥候的人选,犯愁呢?”

  循着声音,朱璃转头望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正是一位妖娆妩媚的佳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天府的妻子杨柳叶,昔日南诏国巫神教的教主。

  “娘子不必拘礼,难道娘子那里,有合适的人选?”朱璃望着这位伊人,诚挚地问道。

  一见朱璃如此态度,杨柳叶就知道,她的夫君,以及关云长的担心,显然是对的,朱璃一方,果然没有合适的斥候人选。

  “托将军的福,属下同阿郎这次北上,正好带着教中的三个丫头,她们从小就长在教中,一身武艺十分不凡。”

  “再加上她们每个人都擅长御蛊,正是最佳的斥候人选,如果将军需要,属下就让龙伽那个丫头,前来为将军效力吧。”杨柳叶一言方尽,就平静地望着朱璃,等待着他的首肯。

  “将军客气,能为将军效劳,也是龙伽那个丫头的荣幸。”杨柳叶客套一句后,就告辞离去。

  这位娘子,正是朱璃记忆中的那位龙伽小娘;经年不见,这位娘子似乎比起那时,更加妖娆了。

  不过也对,那个时候,对方充其量不过是个花开半苞、天真烂漫的年纪;而如今的龙伽娘子,显然已是怒绽待采的年华了。

  龙伽,巫神教的三大圣女之一;当初朱璃还是一个小将的时候,这位娘子,还曾受命刺杀过朱璃,他又怎么可能不熟悉呢。

  对于这位龙伽娘子的身手,朱璃十分放心;几年前,对方就堪比秘书监的周承晦等人了,现在,经年杳去,想必更加不凡了吧。

  岳鹏举居中统帅,弈江南虽然不是斥候的最佳人选,但可以充当佐将,这个倒是无需置疑的,这样一来,岳鹏举、弈江南、龙伽三人,率领七名鬼卫出猎,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www.44783b.com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挂牌| 管家婆跑狗图玄机| 香港免费资料大全2019| 一肖中特公开资料大全| 真道人玄机图| 香港六和彩开将| 彩图信封心水公开图图片| 跑狗新一博彩论坛| 黄大仙救世网免费资料 图库|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救世网|